||English

昆明实时气温

昆港网群 | 五华 | 盘龙 | 官渡 | 西山 | 东川 | 安宁 | 呈贡 | 晋宁 | 富民 | 宜良 | 嵩明 | 石林 | 禄劝 | 寻甸 | 高新开发区 | 经济开发区 | 滇池度假区
昆明日报>> 2019年2月11日 >> A04
返回频道主页
村史博物馆里的岁月与乡愁
发布时间:2019-02-11
  季官社区建立村史博物馆就是为了“完整地收藏生活,不忘昨日的来处”。


  曾经属于财富象征的交通工具——自行车。


  农耕用具。


  各个时期的书籍。


  豆腐坊里出品的手工豆浆。


  难得一见的说书人。


  昆明首个村史博物馆在季官社区建成。


  电影馆里的胶片放映机。




  

  

  记者赵伟/图  姚丹苹/文

  2019年春节来临前,季官社区的村史博物馆开馆了!

  篾编的碗篮筷筒、舂饵块的舂碓、旧农具旧家具、老式电话、滇越铁路上的旧轨道和工具……数千件老物件在5000平方米的展馆中搭建起“时光隧道”,展示着季官村的前世今生,也用一种家常的语调,讲述着流逝的岁月和浓浓的乡愁。

  进门右侧,滇越铁路1903博物馆,陈列的是与铁路相关的物什。几段铁轨,还散发着淡淡柏油气味的枕木,让市民刘岑回忆起了坐绿皮火车的日子。“我们官渡的西庄,就是滇越铁路出昆明的第一站。我老爹(爷爷)当年就从这里坐火车进城,相当于那个时候的公交车嘛。”如今住在世纪城,离她家不远的玉春苑,还保留着黄墙红顶的西庄站。“这里有我的回忆,我父母辈的回忆,还有我老爹那一代人的回忆。”

  进门绕过照壁,一楼的流金岁月展示区,73岁的杨维新在厨房的场景前驻足。挂在墙上篾编碗篮,是他童年的物件。“一般人家用的是碗篮,条件好的才用得起碗柜,现在没有几个人认得这些东西了。”还在他五六岁的时候,如今的官渡古镇少林寺曾是小学,他随教书的母亲在这里生活过,同样的碗篮就挂在灶台边的墙上。一点一滴的生活,穿越时空,在季官村史博物馆里还原了。

  一楼大厅左侧的豆腐坊冒出了夹杂着烟火气的豆香,热腾腾的豆浆出锅了。前来参观的人们不约而同聚拢过来,排着队品尝最新鲜的美味。“博物馆里的豆腐坊、咸菜坊、饵块坊三个手工作坊,今年6月之后计划每天都开坊制作,用手工还原最本真的美味。” 季官社区党委书记陈雁说。

  二楼的电影馆,拍《三国演义》时唐国强戴过的帽子,拍《官渡人家》用过的道具也在此展示。

  就在开馆的前一天,陈雁喊来朋友,在季官村史馆二楼的电影馆里,用一台老式的放映机,从16毫米的电影拷贝胶片里播放出他人生中的第三十四场《少林寺》。“走村串户的露天电影是我童年和青年的记忆。从这个村走上十几里路到那个村,看电影更像是一场聚会,有友情的发酵,也有爱情的萌芽。”参观村史博物馆里的电影馆,就像一把钥匙,打开了“老官渡”李秀红尘封的记忆。

  放映机和数千盘电影胶片来自大理某电影公司。当陈雁得知该电影公司因为解散,所有机器和胶片要封存时,他赶赴大理,向对方说出了想要购买的意愿。“我绝对不会用来倒卖牟利,一定会完整地收藏起来。”一句话消除了对方的顾虑,让胶片电影的历史,在数百公里外的季官社区,得以保留和呈现。

  “完整地收藏生活,不忘昨日的来处。”谈及建立季官村史馆的初衷,陈雁这样回答。

  2006年以前,季官是官渡出了名的穷村,当时大多数村民住的都是土坯房,收入微薄,不少村民靠收废品和赶马车挣点“外快”,村子也被戏称为“破烂村”和“马车村”。“现在大家日子都好过了,老家具、老农具、土基房,这些东西都曾是我们季官人、官渡人、昆明人乃至滇池流域文化的一部分,我们这代人有责任、有义务保留下来。将历史留在时光里,乡愁存进展馆中。季官村史博物馆不仅是一座活着的民俗博物馆,也是一座乡愁博物馆。”陈雁说。

  扫一扫 看视频

  新闻动起来更精彩,想看扫这里,更多精彩缤纷呈现;你也可以下载掌上春城App,在“微视”栏目看“动新闻”。